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陈满:在监狱里经常关注内蒙古呼格案

陈满:在监狱里经常关注内蒙古呼格案

陈满被宣布无罪当天,陈元成在书房里,写下这张纸条。垫在纸条下的,则是第77份陈满冤案申告。
陈满被宣布无罪当天,陈元成在书房里,写下这张纸条。垫在纸条下的,则是第77份陈满冤案申告。

钱江晚报特派记者 陈伟斌 文/图

一阵迎来送往的喧嚣之后,陈满家里归于平静。这个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中年男子,也终于有了一点独处的时间。

重获自由,回家的感悟涌上心头,未来的规划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看得出,陈满都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依旧深埋在心中。腼腆,成为这个蒙受23年冤狱之灾的男人,在出狱后给人们的第一印象。

无数次希望、失望乃至绝望交织碾压,陈满坦言,自己仍是幸运的。但外面的新世界,他并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回归。

“我不想再去说恨不恨”

走出关押了他23年的美兰监狱大门,手持判决书的陈满看上去非常轻松,他告诉本报记者,23年的牢狱之灾,连呼吸都是不自由的,“没有一口空气是新鲜的。”

钱报:走出美兰监狱那一刻,我们都看到你笑得很灿烂。

陈满:是的,我终于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了,25年了。

钱报:海南高院院长当面跟你道歉,当时你说了一句“没关系”?

陈满:对,我想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也不用去纠缠,有些事情是历史原因,是当时法律不健全的原因。主观客观的,如果再去纠结也没意义。做人,特别是做男人必须宽容,心胸要宽广,往前看。

钱报:对当年刑讯逼供导致你入狱的那些人,恨吗?

陈满:恨?也不想再去说恨不恨,在监狱里每天都会想很多,这些年下来也想明白了,人生、命运就是这样,我无法改变,与其纠缠不如往前看。但我还是要依法申请对那些人进行追责,包括国家赔偿,至于结果,我只相信法律。如果有朝一日,他们来我面前道歉,我相信自己还是会选择原谅。

钱报:有没有一段时间,真是感觉很失望乃至绝望的?

陈满:失望是经常有的,也有过绝望,印象里最绝望是一审二审判下来,我都是死刑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就要被这么冤屈地结束了。但这种就是靠自己调整,自我鼓励,没别的办法。父母亲友都相信我是清白的,为我无私奔波,所以我不能离弃他们,这也是原动力。所以我很努力活着,六次减刑,从死缓减到无期,无期减到有期。

钱报:在监狱里时有没有关注类似内蒙古呼格案等冤案?

陈满:都看,我经常看。不是说看了就重燃希望,对我来说是一直都坚信自己会被无罪释放,只要不停的申诉终究会还我清白。现在法制这么健全,更多冤案得到纠正,我信心肯定更足。

钱报:你觉得自己幸运吗?

陈满:当然。并不是每个受冤的人都有重获自由的机会。从这个角度说那我肯定是幸运的,所以也很感谢最高检和最高法院,还有浙江省高院。

“我想过一个团圆年”

1991年在家过完春节之后,陈满就再没有机会回家过年。喧嚣之外,他对于回归家庭的渴望,更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而今,他回家了,过一个“平凡年”的希冀,也将很快实现。

钱报:回家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陈满:我和我的家人们,全新的人生开始。

钱报:回家这一刻的情景,你想象过吗?看你今天情绪还是比较稳定的。

陈满:想象过,那个跨火盆我也想到了,狱警和狱友都跟我说出去了一定要跨火盆,另外就是觉得肯定会激动到流泪。但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迎接我,其实我今天情绪还是有点没控制好,我原本想回家了就不流泪了,父母亲面前要坚强,不想让他们担心难过。毕竟都过去了,他们都坚强地面对这个现实20多年了。

钱报:昨天那顿火锅吃得舒服么?

陈满:爽口!监狱里吃不到。回家了,就想吃家乡菜,想吃父母亲友亲手给我做的饭菜。

钱报:过去那么多年里,父母见过你几次?未来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陈满:23年间见了两次。岁月不饶人啊,我也52岁了,父母身体虽然还行,但也80多岁了。为了他们身体,我现在也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钱报:你想念你二哥吗?

陈满:(哽咽)想,就因为我的事情,二哥精神受到刺激,这些年来一直还在为我喊冤,至今单身,今天他没有来家里,我想念他。都是被我耽误的,接下来,我也会像对待父母一样对待他。

钱报:马上过年了,你想过一个怎样的年?

陈满:就跟我父亲说的那样,平平凡凡的,普通家庭那样的团圆年。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陈满试图用各种方式鼓起勇气,证明自己并没有与外面的世界脱节,但从眼神和话语中可以看出,他也深刻地明白,自己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真正适应“外面的世界”。

钱报:你觉得自己被隔绝这些年后,和社会脱节了吗?

陈满:与社会脱节这个问题,现在监狱里也有电视报纸,父母每个月也给我寄书,我自己也订书,空闲的时候我就不断地看电视看书,不断地充电提高自己,了解外面的信息情况和社会发展。距离肯定是有的,但我相信不是那么远。

钱报:在监狱里,是不是也会经常想想未来?

陈满:会。就想着自己能有朝一日出狱,开始新的生活。当然,那时觉得无论如何最好还是通过冤案平反出狱,而不是等到刑满释放。所以一边努力活着,努力申诉,一边也通过各种方式学习知识。

钱报:在监狱里时,都看什么书?

陈满:像一些类似马云、李嘉诚、史玉柱等等的人物传记,还有小说,种类很多。我也从中吸取知识。但我是我,他们是他们,不能盲目学习和效仿,还是要理性点。

钱报:出事前你在海南也是在创业,你未来会创业吗?

陈满:我有创业情结,也可以说是想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当年在海南创业其实已经有起色了。现在我还是有些想法的轮廓,具体的还需要等再了解和熟悉社会再说,毕竟我也被隔绝了那么多年。


人们何以嫌弃今年的“丑”猴

海峡彼岸灯光节的主灯“福禄猴”又招来叹息一片,被网友认为比央视春晚的吉祥物更丑,奇丑无比,甚至于调侃是不是放在路边用来辟邪的。


老乡别跑,接完大盘请接楼盘

既然以降低首付的形式刺激楼市,对买的人好,对开发商好,对银行好,对国家好,那么,房价就一直能继续坚挺下去吗?这个问题,除了伪专家乐意给出答案以外,没人回答得了。


放权给高校,权力真能放下?

试点的效果由谁评估?如果由上级部门检查评估,那各高校会不会还是按照上级部门的旨意行事?对于下放人事管理权的改革,政府部门应该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姿态推进,即权力一旦下放,不会再收回来。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