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河南巨资反复整治少林寺河道 被指一次不如一次

河南巨资反复整治少林寺河道 被指一次不如一次

“深山藏古寺,碧溪锁少林”,这其中的“碧溪”,就是少林寺山门前的少溪河。近年来,少溪河历经多次整治饱受诟病,而如今,少溪河河道再次机器轰鸣,最近的施工点距离少林寺常住院、塔林不足200米,这工程有什么样的幕后,嵩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嵩管委”)为何“不能告诉你”?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梁新慧/文  记者  沈翔/图

【现场】少溪河又成大工地,少林寺不知情

连日来,不少热心读者向东方今报记者报料:你们快到少林寺看看吧,山门前的少溪河又被推土机、挖掘机占领了,新修的两条大坝已经成形了……少林寺、塔林都是世界文化遗产,在这里大动干戈,把人丢到世界上了!

5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少林寺。刚刚进入景区大门口,也就是塔沟武校的孩子们练武的少溪河河道内,四台挖掘机、推土机正在工作。继续往里行走,随时都可以看到挖掘机的影子。

而身为世界文化遗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少林寺常住院、塔林,就在少溪河的北岸,距离最近处不足200米。

“塔林历经1000多年,古塔众多,而且塔与塔之间的距离较近,经过长年累月的风雨洗礼,有些古塔腐蚀严重,不少古塔出现了倾斜。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想办法予以保护。”少林寺释延斌法师说,为了防止古塔倒塌,部分古塔只能靠大树支撑,如今大批机械在河道内施工,产生的震动和噪音,会给塔林的保护带来一定压力。此外,从文化内涵、人文历史、自然景观等多个角度来看,这样做都不太妥当。

对于这工程,释延斌表示,他们也不知道谁干的,也没有人和少林寺进行过沟通。

【经历】来回折腾,村民称“一次不如一次”

地处嵩山之麓的登封市,通过其市区的只有三条河流,而少溪河则是其中之一。

按照30多年前那部家喻户晓的电影《少林寺》中“牧羊曲”的描述,少林寺曾经有“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的自然环境。然而,随着少溪河的历次整修,这种盛景已经成为过眼烟云。

“这段溪流自然淳朴,而300多米外的少林寺山门前,已经彻底改成了人工渠,哪个好哪个孬,谁看不出来?”少林寺对面王指沟村的一位知情村民直言不讳:这么多年了,少溪河整治了多次,一次不如一次。大把大把的钱,不知道都花哪儿了!

据了解,上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少林寺知名度的提高,登封市为了进一步发展旅游业,对少林景区进行提升,整治少溪河是其中一项内容。

这位知情人说,2012年,当时负责景区管理经营的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为了实现景区内的污水排放,在河床上修建了多个下水道。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少溪河即便进入雨季,也一直干涸,河床上长满了荒草。

【调查】“手续齐全,但我不能告诉你”

东方今报记者调查发现,2007年、2012年,短短5年时间内,“嵩管委”先后三次进行招标,对少溪河进行两次大规模整治,投入资金在7500万元以上。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嵩管委办公室主任袁有欣。“少溪河的下游有少林水库,而少林景区内的少溪河两岸,还有少林寺、塔沟武校等多个机构,产生不少生活污水。这次整治,就是要实现雨污水分离。这个项目,早在5年前就定下来了,还争取到1172万的国家财政资金。这是个民生工程,是好事。”袁有欣证实,此次开工的项目就是2012年的招标项目,之所以迟迟没有动工,主要是受到一部分老百姓的阻挠。

当记者提出想看看此次工程的施工方案时,被袁有欣拒绝。“虽然是民生工程,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他还告诫记者:这个事儿你们最好别报道,好多人盯着这个项目呢!如果出了啥问题,资金不到位,你们也会有麻烦。

少林景区所在的嵩山风景名胜区,不少建筑还是世界文化遗产。那么,在这个景区的核心地带大规模施工,是否经过了有关部门的批准?袁有欣称“手续齐全”。至于哪些部门批准了,走了哪些手续,袁有欣说“都批准了,但我不能告诉你”。

据了解,少林寺常住院和塔林的保护范围,均包括南侧的少溪河在内。而文物法第十九条规定,在文物保护单位的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建设工程,工程设计方案也应当根据文物保护单位的级别,经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后,报城乡建设规划部门批准。不过,郑州市文物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针对少溪河整治,该局并没有收到嵩管委或者登封市的相关情况报告。

“折腾少林何时休?曾经的少林品牌,现在游客接待量沦落为河南第四(单个景区),简直是中国旅游界的耻辱。”我省旅游界一位资深人士曾经给记者的留言,爱之深、恨之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谋杀”徐纯合

徐纯合执拗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逐渐在自己的身上贴上了访民的标签。你知道,一个生活在底层的人,一旦身上被贴上这样的标签,基本上,就沦为了他所在地的公权力的敌人。


不能把合理怀疑归为假新闻

假新闻当然需要依法惩治,造谣者也必须依法受到追究,这是原则。但与此同时,也须警惕借“造谣”指控,异化为压制不同观点的棍子,借“假新闻”这种污名标签垄断话语权。


养老金亏空,公众不应买单

养老金亏空,不是多可怕的事。相关部门、相关专家,犯不着杞人忧天。事实很明显,国人的寿命在延长、养老体制正在改革过程中,这些都是各国养老管理部门都要面对的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但让广大公众来买单的做法却着实不妥。


开枪民警不该被肯定

网络舆论对这个事件声讨不断:“当着八旬老母和三个幼子的面,将他击毙!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暴力剥夺别人合法权利,不服就杀,这就是你们的逻辑!”“支持公布视频,还家属和民众一个真相。”“如果确实必要开枪,就不能补偿,为何不公开视频呢?”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