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中国工程师忆被塔利班绑架:看斩首后决定逃跑

中国工程师忆被塔利班绑架:看斩首后决定逃跑

据新华网消息, 5月24日,一个与塔利班有关联的武装组织在网上发布一段视频,出镜青年疑似去年5月在巴基斯坦被绑架的中国游客洪旭东。

2008年8月29日,两名中国工程师龙晓伟和张国在巴基斯坦被塔利班武装分子绑架,期间,张国逃脱,龙晓伟在巴基斯坦囚禁了167天后获释。

“昨天一早上班就看到了网上的消息,晚上失眠了,感同身受,祈祷家人能够平安归来。”5月27日中午, 身在陕西宝鸡的龙晓伟跟重庆青年报记者对话中,一直坚持称视频中青年为“家人”。

被绑路上知道 “悬了”

重庆青年报:6年了,还会想起自己在塔利班的日子吗?

龙晓伟:肯定会想起来,晚上一睡觉,时不时地惊醒。昨天看到这个消息,他就像当年的自己。很惊讶,不幸落到了这兄弟头上。

重庆青年报:听说你脚当时受伤了,现在康复了吗?

龙晓伟:右脚踝骨折。骨头长好了,回国以后动了手术,现在行动还算方便,不过不能进行打篮球、踢足球这些剧烈运动了。

重庆青年报:劫后余生,这件事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龙晓伟:也说不上改变。我还年轻,一生都在奋斗,我只能说我很幸运,我出来了。

重庆青年报:回国后,有没有再去巴基斯坦 ?

龙晓伟:没去了。公司曾说出国,是去非洲国家,我没有考虑。一是这个年龄,上有老下有小,不想因为眼前利益,让家人担心;二是国内也在发展,机会也很多。

重庆青年报:没有被绑架之前,是不是觉得恐怖分子距离自己很遥远?

龙晓伟:很遥远。出事之前,我在那里已经工作半年了。每天按公司要求,坐公司接送的车,上下班有保安护送。但还是出事了,抓的时候,当时的反应就是像梦幻一样,不是真实的。在一两天的转运的路上,才知道自己处境很悬了。

重庆青年报:如果再次让你出国,会有哪些准备?会不会和以前不同?

龙晓伟:肯定不同。我会详细地了解才出去,目的地的经济、语言、文化情况等,考虑得更多,有十足的把握才去。当时,我们认为阿富汗最危险,巴基斯坦相对好点儿。

重庆青年报:现在一天的生活怎么样?

龙晓伟:从塔利班那儿回来后来,中兴叫我去别的国家上班,辞职没去。通过努力,考取了注册监理工程师证,一个人管三个项目。做工程,有时候也比较忙。

重庆青年报:如今的工作怎么样?还要出国吗?

龙晓伟:出国的机会有,但现在不想出去了。从我的心里来说,国内国外无所谓,公司人性化有安全保障, 可以出去。

每天吃生洋葱和烙饼

重庆青年报:刚被抓的时候 ,是什么情形 ?

龙晓伟: 前面5天都是不停地转运。 第三天晚上, 我们被绑架到了山上, 开始还感觉不是真实的。但到 了一个类似学校的地方,有一块门牌 ,上面写着斯瓦特(音),感觉这不是幻觉。我在来之前了解过,巴基斯坦境内斯瓦特和白旧(音)两个地区 ,是塔利班聚集的地方。那天晚上, 我和同事张国看到那块牌子,就感觉自己走不出去了, 朝东方磕了三个头。上对不起父母, 下对不起妻儿, 没有我的时候,希望他们都好。

重庆青年报:在塔利班,一天的作息是怎样的?

龙晓伟:5天后,我们转运进入了斯瓦特河谷, 在山顶的农户家里住着。 我们被关在里面,每天晚上十点多睡觉, 早上七八点起床。多数时候,晚上睡不着。

重庆青年报:能否回忆一下你当时生活的环境?

龙晓伟:那里是两山夹一沟,我们在北面山上,南面山是政府军控制,因为那里白天经常有直升机起降。房子建在山顶,土木机构,共有三层。最下面养的驴、牛等牲口,中间层有两间房,靠东关我们,靠西两个看守住。 第三层是塔利班的战士住。我们所在的房间面积大概15平方米。

重庆青年报:绑架期间吃的有哪些?穿的呢?

龙 晓 伟 :穿的是当地的土灰大袍,吃的是生洋葱和烙饼,基本上保证每天3顿饭。每顿饭一个洋葱、 一个烙饼。关了半年,趁着冬天下雪,用雪水洗过一回澡。 那还是听说BBC要来采访。

重庆青年报: 有没有娱乐活动? 可不可以通电话?

龙晓伟:根本就没有,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听枪炮声。 可以打电话,关在那里我给大使馆打过三四次电话,给家里打过两次。一般通话一两分钟就把电话拿走了。

重庆青年报:主要交流些什么内容?

龙晓伟:给大使馆打电话就是报告平安和询问进展情况。给家里打电话,两次都是我妈妈接的。我告诉她, 没啥事,过几天就回去了。妈妈说,有机会,尽快回来。其实,我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我们都不说。她知道我出事了,每天抱着电话等。

重庆青年报:有感到绝望的时候吗?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龙晓伟:肯定感到绝望的。本来说事情很快就会解决,可我们等了两个多月,没有消息,就慢慢陷入绝望。 我和张国相互鼓励,一定要活着出去。

看斩首录像后决定逃跑

重庆青年报:媒体多久来一次?记者有问你吗?

龙晓伟: 媒体会一周或者半个月来一次,塔利班是想通过媒体告诉外界,人质还活着。有个记者问我最想怎样,当时我腿受伤了,告诉他最想回家。

重庆青年报:和周围的人有交流吗?

龙晓伟:关我们的所在的农户家里,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大概三岁的样子,像我家小孩般大小, 有时候他妈妈送饭,会带他过来,算是唯一的交流吧。

重庆青年报:在塔利班想到的最多的一件事是什么?

龙晓伟:我要回去,必须回去!我不能回去,父母养老怎么办?孩子咋办?

重庆青年报:是什么促使你想到逃跑?当时有多大把握?

龙晓伟:那阵子听说马上就要出去了,但是长时间没有消息。然后,人家态度恶劣,用枪托砸过来,要我们看斩首录像。看完告诉我们,下一个就是你。 我们很害怕, 这个时候想到逃, 虽然逃出去几率很小,但死也死得痛快些。

重庆青年报:逃生,方向怎么确定?你是怎么判断的?

龙晓伟: 关我们的地方没有电,一到晚上,东边灯火通明,我觉得那里应该是一座很大的城市,往东走距离有些远。南边离我们最近,只要跨过一条河,就到了政府军控制的山头,往南是最快的。

重庆青年报:能不能描述一下你当时逃跑的情形?

龙晓伟:前面房子里的人一般晚上活动到十点多就散了,我们大概是等他们休息一个小时后开始行动的。准备逃跑并不是突然的,前后筹划了 15 天,我和张国每天都有商量,窗户是木头做的,我每天都去松动一点。凌晨, 我先从窗户跳下去,接着张国跳下去,往山上没命儿地跑。

重庆青年报:你是逃跑多久后被他们发现的?

龙晓伟:隔壁住了两个看守,跳下去大概有 2.5 米高,估计我们跳下去隔壁看守就发觉了。跑了多久没有留意,只知道没跑出去多远,后面就传来枪声、狗叫声。

重庆青年报:你没能逃跑成功,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龙晓伟:我们对地形不熟悉,对方人多又熟悉地形。他们的房子多是依山而建的,我跑着不知不觉就跑到了人家屋顶上,跳下去明显能听到 “咯噔”的响声,接着我一高一低继续跑,跑了十几步,一看脚踝骨折了,精神松懈下来,就倒在了地上。

重庆青年报:你被抓回去,有没有受到毒打?

龙晓伟:被抓回来,两个人分别架住我左右臂,另一个人用棍子朝我背上打了3下,棍子大概有乒乓球直径粗,打断了。

看到新闻失眠了

重庆青年报:你认为, 在恐怖组织活动频繁的地区出行, 应该要注意哪些问题?

龙晓伟:个人见解,为了对自己负责,尽量少去那些地方。如果因为工作,务必注意安全,包括熟悉当地人的语言、衣着,按照地方习俗来。在塔利班,如果你穿戴不整,会被枪打死的。

重庆青年报: 你觉得自己能够坚持到最终获释,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龙晓伟: 政府和大使馆得力,让我看到回去的希望。这次咱们中国一定会努力,政府会第一时间把他营救出来。其次,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回去,必须回去。凭这两点,才让我在那样的地方坚持下来。

重庆青年报: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塔利班发布的疑似中国人质的消息? 哪个途径?

龙晓伟: 昨天上午一早上班,打开手机微信看到的。

重庆青年报: 看后是什么想法?您怎么评价这样一起绑架事件?

龙晓伟:一直在想,昨晚上失眠了。 看到他,就像看到了当年的我自己,他说的那些话,那样的录像,那个场景, 感同身受。 祝愿这个兄弟吧。这个不好作评价,反正都是恐怖组织干的。

重庆青年报:对遭遇绑架的人质家属,可以给点建议吗?

龙晓伟:事情已经出了,只能说,相信政府,咱坚信,家人能平安出来。

文/重庆青年报记者 肖鹏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谁是人民日报上的权威人士?

这个词今天火了,因为昨天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和二版头条,专访了一个叫“权威人士”的人,谈当前经济形势。这两天股票坚挺,皆大欢喜,侠客岛当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知道也不告诉你,不过权威人士是谁,倒可以聊一聊。这个,我们熟。


教师应为遭暴打学生主持正义

孔德政被打后,其同学即赶赴派出所讨说法。此举应该当义举看,我真心为这些同学点赞。但老师的表现则适得其反。班主任李老师不但将同学全部从派出所喊回来,告诫称不要再参与此事,而且把一名参与去派出所的学生家长喊到学校进行指责。


不必夸大监狱廉政教育的作用

官员参观监狱之际,通常颇受震撼,但这种震撼未必能持续很久。有学者直言不讳地说,“将官员带到监狱去,吓唬他们,效果只能保持3天——然后他们就忘了!”也许过不了几天就忘得干干净净,然后欲壑难填,该腐仍然腐。


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谈了什么

5月25日的《人民日报》,出现了一个“反常”的情况——“权威人士”,就中国经济发表了一番“匿名谈话”。很多关心经济走势,尤其是关注当下股市走向的人们,注意到了这篇“反常”的报道。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