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邢台官方:水灾当晚已广泛通知 转移前水已进村

邢台官方:水灾当晚已广泛通知 转移前水已进村

邢台水灾调查

七里河河道到大贤村突然变窄,改造工程受困于资金迟迟未动,防汛工作粗疏有余细化不足,对本应能预见到的东川口水库溢流缺少预案,是导致这次灾难的主要原因

本刊记者/周群峰

7月19日,河北省邢台市遭遇入汛以来最强降雨。

7月20日凌晨,邢台七里河洪峰达到580立方米/秒。七里河决堤,大贤村等12个经济开发区的村庄被洪水吞没。

7月22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工作组抵达邢台后,调阅了有关气象资料,实地查看了七里河河道、决堤口及上游东川口水库等,对决口原因进行会商分析后,初步认定七里河决堤是由于局地强降雨形成的洪峰所致,非人为原因造成。

7月23日下午,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副市长邱文双称,开发区受灾属自然原因,非人为泄洪所致。

在这次事件中,尽管官方一直强调自然原因,但是在预警通知是否及时、群众疏散是否到位、七里河在大贤桥段因何突然变窄等问题上,依然有很多质疑的声音。

凌晨惊魂

大贤村有2000多口人,位于七里河北岸,处于邢台开发区中心位置。

这个默默无闻的村庄,因为这场洪灾迅速成为邢台乃至河北洪灾中最吸引舆论的痛点。在这场洪灾中,该村有8人死亡,1人失踪,是邢台这场洪灾中受灾最严重的村子。

7月24日,《中国新闻周刊》来到该村采访。尽管洪水已退,但是村里的主干道依然泥泞,村民多是穿着雨靴出门。因为异常炎热,在一些道路边,还能闻到一些异味,防疫人员正在进行防疫喷雾作业。

在大贤村村西,洪水消退后的农田,玉米几乎全部倒伏,农田满是淤泥。多位村民称,今年玉米几乎绝收。

大贤村实验小学围墙由砖头垒砌而成,高度有3米左右,南墙和东墙已经倒塌。透过这些杂乱倒地的碎砖块,能让人联想到当时洪水来势汹汹的情形。

该校一位王姓老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幸亏正值暑假,当天值班的老师也安全撤离了,校园没有发生伤亡事故。

在大贤村一处救助点,村民正在排队领取矿泉水、方便面等救助物资。一位农妇想到家里的变故,突然情绪失控,经多人安抚后才恢复平静。

该村多名受访村民讲述了洪水来时的情形。

7月20日凌晨2时左右,35岁的张建刚被浮起的垃圾筐撞击床的声音惊醒。他睁眼一看,洪水已经冲进房间。他慌忙叫醒妻子,抱起4岁的儿子,趟着深度过腰的洪水,爬上屋顶。当时天还下着雨,夫妻二人用一把伞给儿子挡雨,躲在屋顶上熬到天亮。

在张建刚家中,《中国新闻周刊》看到,院子里满是淤泥,狼藉一片。

7月24日上午,开发区火炬街道办事处进村统计村民受灾状况。“我只是把家电等重要物件的受损情况报了,锅碗瓢盆等都没报。”张建刚说。

与张建刚相比,张二强的遭遇更加严重。

他家位于大贤村最南边,出门对面数十米就是七里河。他原本儿女双全,如今,他9岁的女儿和6岁的儿子的名字,都被写进了邢台市“7· 19”洪灾死亡人员名单中。

张二强的父亲张振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天凌晨,儿子张二强和儿媳妇杨小瑞被洪水冲走后,各自死死抱着一棵树坚持到天亮,才捡了一条命。

7月21日上午,在一个深水坑的石板上,村民们找到了张二强女儿的遗体。22日下午,在一个小树林里,他儿子的遗体也被找到。

村里还有一个失踪的小女孩,名为张梓阳,今年3岁。

在大贤村以外的地方,悲剧也在发生。

7月19日晚22时左右,地处山区的邢台市内丘县侯家庄乡小云大村遭遇泥石流,这场灾害带走了张玉群、苏银花夫妇的两个儿子(12岁、5岁)的生命。他们的房屋也被冲塌,现在夫妻二人被安置在一个临时住所。

“邢台发布”是邢台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的官方微博,该微博是外界了解邢台水灾相关信息的主要渠道。

7月24日晚21:46,“邢台发布”称,截至7月24日16时,邢台市因灾死亡34人,失踪13人。《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在公布的47人死亡或失踪名单中,有3人年龄未公布。其他44人中,50岁(含)以上者有16人,12岁(含)以下者17人,其余年龄段为11人。换言之,以此次官方公布消息分析,在有年龄统计的死亡或失踪人群中,老人和孩子合计33人,占比为75%。

7月25日,“邢台发布”再次更新数字称:截至7月25日15时,全市21个县(市、区)受灾人口172.7万人,死亡34人,失踪13人。其中开发区死亡17人、失踪1人;桥西区失踪2人;邢台县死亡13人、失踪9人;内丘县死亡3人;临城县死亡1人、失踪1人。紧急转移安置11.6万人。倒塌房屋28764间、严重损坏房屋8684间、一般损坏房屋17621间,因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1559亿元。

洪水从何而来?

这些从七里河迅速蔓延进村的洪水,从何而来?

邢台市气象专家杨永胜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7月18日8时至21日8时,全市平均降水204毫米,200毫米以上的降水,出现在铁路沿线附近及以西地区。中央气象站资料显示,邢台市日降水量224.3毫米,突破历史同期极值,强降雨超出河道承载量,造成七里河沿岸村民损失。

大贤村被淹后,该村与几个水库之间的关系,成为本次洪灾形成和事件追责的主要线索。因在7月19日下午官方曾公布过朱庄水库的泄洪通知,该水库泄洪一度被认为是大贤村遭遇洪灾的主要原因。

邢台市水务局副局长、水利专家张英林摊开一张邢台水域分布图,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了几个水库与大贤村灾情的关系。

该分布图显示,大贤村所在的上游有三个主要水库,分别是位于邢台西南部的朱庄水库、位于邢台西北部的东川口水库以及野沟门水库。

张英林否认了洪水来自上游水库泄洪的说法。他认为,共有两路洪水进入七里河,一路由东川口水库及沿河多条下游小水沟注入;另一路由邢台市市区防洪分洪道注入。

7月19日晚,东川口水库流域降特大暴雨,最大出库时间为次日凌晨2时,水位为226.6米,蓄水445万立方米,入库与出库速度都为382立方米/秒。与此同时,区间多条小河沟同时流入七里河。

另一路的邢台市市区防洪分洪道,承接的是邢台市西部南石门流域洪水,流域面积约50平方公里。南石门地区也是暴雨中心,7月19日8时至21日8时,累计降雨427.8毫米,形成洪水通过分洪道在玉带桥以70立方米/秒以上的速度流入七里河。

以上两路洪水汇集在一起注入七里河,汇合后的水流速度达到580立方米/秒。七里河在107国道处形成大洪水,在大贤桥迅速收窄时,通过能力只有40立方米/秒左右,很快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邢台开发区的大贤村等12个村进水。

张英林表示,东川口水库和朱庄水库分属不同的流域,两个不同流域的水不可能混入到一条河里。朱庄水库和野沟门水库属于同一流域,泄洪的话都会流到大沙河,进不了七里河。“还有就是,东川口水库的水因为具有不可调控性,也不存在‘泄洪’的说法,只能叫‘溢流’。”

从朱庄水库到大贤村大约53公里,沿途要经过峪里村、中坚固村、伍仲村、西北留村等至少七八个村庄,才能到达大贤村。

因此也有分析认为,如果真的是朱庄水库泄洪淹没大贤村,那么沿途的那些村庄也应该先一步被洪水淹没。退一步说,就算沿途那些村庄由于地势等原因不能被洪水淹没,一座水库的洪水,在经过长达53公里的奔腾后,到达大贤村还会有多少的水量?

7月23日,在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市政府副市长邱文双称,开发区受灾属自然原因,非人为泄洪所致。他表示,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没有节制闸,不存在人为调度泄洪问题。

关于东川口水库不可调控的含义,张英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该水库是以防洪为主,灌溉、发电、养殖等综合利用的开敞式水库。很多老百姓以为上面有个闸门,所以误以为会有预案。“事实上,东川口水库的不可调控性是指蓄满水后,因其没有闸门,就会自然流出。”

东川口水库位于七里河上游,控制上游流域面积84平方公里。1958年,采用国内首次应用的定向爆破筑坝技术,修筑东川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苏联技术。

1959年1月13日,该水库爆破筑坝成功,当时筑成的堆石重力坝,坝高29米,总库容1300万立方米,全国29个省市的400余人及苏联专家,出席了东川口定向爆破筑坝现场会。

1963年,该地区发生特大洪水,大大超过原设计的防洪标准,造成垮坝失事。1965年11月,东川口水库开工重建,1967年8月竣工,防洪标准按照100年一遇的洪水设计。2009年3月,政府对该水库进行除险加固。2010年10月完工。

预警为何失效?

《中国新闻周刊》查阅邢台水利局官方网站发现,邢台副市长邱文双在这次洪灾前不久,曾多次召开过防汛会议。

6月30日下午,邱文双到邢台县检查防汛工作时强调,做好防汛抗旱工作,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要牢牢把握防汛工作的主动权,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从早、从严、从实做好防汛各项准备工作。

一周后的7月6日,邢台市召开防汛工作推进会暨驻军防汛工作会议,对防汛工作进行动员部署,邱文双出席会议并讲话。他指出,马上要进入主汛期,全市各级各部门要在思想和行动上都进入临战状态,扎扎实实地做好各项防灾减灾工作,全力夺取今年防汛抗旱工作的胜利。

但13天后,邢台市还是发生了洪灾,造成了重大损失。当地的很多民众说,政府的 防汛预警机制还是没有做好。

1963年和1996年,邢台曾发生过两次洪灾。

大贤村80岁的石玉海老汉亲历过上两次洪灾,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那两次水也非常大,水深也能过人腰。但是那时提前一两天就有人通知,大家都有心理准备,没什么伤亡。

1996年邢台大雨时,张建刚只有15岁。当时通信还不发达,相关部门提前一两天就把暴雨要来的通知贴到村里的墙上,大家都开始提前做防护措施,还有村民自发用编织袋装沙去堵河坝。“现在都进入网络时代了,能打电话、发短信、上网,信息传播怎么越发达,有些人命关天的信息怎么反倒传不到了?”

多位村民称,当天凌晨2点前后,并未听到镇干部挨家挨户敲门的声音,也没听到村里大喇叭的广播。

对于村民们质疑的防汛预警预报问题,7月23日,在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副市长邱文双解释说,7月18日,根据市气象台预测,19〜20日该市将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水,该市迅速下发了通知,要求全市做好各项防范工作。

邱文双说,降雨期间,邢台市气象台每两个小时发布一次雨情信息,自19日22时至20日8时,根据降雨情况将雨情通报调整为每小时发布一次降雨信息,通过市电视台、微信、微博、网站、街上大屏幕等信息传播渠道对社会公众进行广泛传播。

针对有调控能力的水库下游村庄,邱文双说,该市提前也有预警,并事先进行了全面安排。由于突发短时间强降雨,开发区在7月20日凌晨1:40接到通知,随后进入大贤村组织转移群众,当时,水已开始漫坝进村。

关于村民反映的没有接到通知的说法,邢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赵雪峰称:“我们有救灾预案。提前通知了。当时我们采取电视上,还有手机上,两小时一播天气预报。包括给各级政府下通知,往下转达,那两天一直在做这个工作。”

“当天晚上镇干部入户砸门,因为当天晚上停电了,喇叭不能广播了,都去敲门通知大家,往外转移。”赵雪峰说。

针对这种说法,高志恩等多位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水过来后,过了一两个小时才停电。“凌晨三四点后停的,当时喇叭有电。也确实没有听到镇干部到村里挨家挨户敲门的声音。”高志恩说。

改造受困于钱

七里河河道经过大贤村南的大贤桥(又名龙王庙桥)。

七里河发源于邢台西部山区,是子牙河水系滏阳河的一条支流,全长约100公里,其中市区河道长度22.5公里,平均流域宽度为7.1公里。

大贤村有村民称,由龙王庙桥向西走,七里河的宽度能达到100多米。到龙王庙桥处时,开始逐渐流向东北方向,宽度突然缩减到只有20米左右。

在7月23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邱文双提到,由于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了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的村庄被淹。

对于为何七里河流经大贤桥时突然变窄,大贤村的很多村民回忆,大约十年前,七里河进行过整治改造,但不知道为什么改造到大贤村时,就停止不管了。现在不但河道窄,而且河里经常会有些垃圾堵塞河道。

邢台市政府官网显示,2006年6月,邢台市开始对七里河实施综合治理。这项涉及河道治理、防洪抗旱、环境整治和城市建设的综合性工程,被邢台视为当时最大的民生工程。

2006年,邢台市委市政府下发文件“邢字〔2006〕13号”《关于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建设的实施意见》。文件第一句话就是:“为增强城市防洪泄洪能力”,紧接着指出“七里河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理,严重影响了防汛泄洪,使邢台城市安全受到很大的威胁” 。

《半月谈》曾在2008年刊发《七里河,一座城市因她醒来》一文,时任邢台市市委书记的董经纬这样表述:“经初步测算,整个工程将投入70多亿元,在治理19公里河道的同时,整理出城市市政建设用地近18平方公里。到2020年,将形成一个面积近60平方公里的七里河新区,相当于又崛起了一个新邢台。”

2016年5月,《经济日报》发文《七里河:一条河改变一座城》,文章引述邢台市七里河新区管委会主任靳建立的说法,水乡生态图在七里河已经初现,未来将建成市民的“醉氧吧”,所以生态保护还需持续发力。

邢台市还提出,要让七里河重绽美景,形成行洪河道,使当时防洪标准由不足5年一遇达到50年一遇;建设道路、绿化公园等,形成滨河景观带;用整理出的可利用土地进行综合治理,初步形成七里河新区。该文提到,七里河是横贯河北邢台市区南部的一条季节性行洪河道。

但为何七里河改造工程进展到龙王庙桥处即停止,致使七里河在此由宽迅速变窄的局面未得到改善,目前未有官方正式通报。

在接受央广记者采访时,邢台市水务局总工程师马兆勋回应说,知道大贤村河道变窄存在安全隐患,而没有治理的原因在于“缺资金”:“你把河道掘开,不得需要钱吗?没有人给钱,用啥治?都知道那是隐患,只能说上面来水,及时通知老百姓转移。”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村民反映,正在七里河河道施工的热力管道项目,也对泄洪产生了影响。施工方为了让热力管道穿过七里河,不受雨水的影响,就用街道挖出来的大量渣土和柏油块,在大贤桥前筑起了宽约20米、长30多米的堤坝,横向拦截了河道。

一份《邢台城区集中供热工程简介》文件称,邢台城区集中供热工程是邢台市重点工程,依托邢台热电厂为热源建设的供热配套工程,今年4月底正式开工建设。年内计划投资2.6亿元,铺设供热主管网20公里,分为5个标段,同步施工。

据《财经》报道,实施热力管道项目的是邢台热力公司,施工方为河北省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早在5月13日和7月7日,邢台开发区防汛指挥部先后两次向该公司下发《河道清障通知》。通知指出,施工单位不仅向河道内倾倒渣土,还在七里河内设置了围堰,但该通知未获得施工方配合。

追责启动

洪水冲击了邢台的村庄,也冲击了当地的官场。

邢台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7月22日上午八九点钟,他在当地出租车司机微信群里看到一条消息:大贤村很多村民把107国道与326省道邢台段堵住了,造成交通瘫痪。

下午4点多钟,该司机带着一个乘客去邢台东站,发现村民还堵在那儿。

事情发生的缘由是,7月20日下午6时左右,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在接受河北经济电视台采访时说:“这次水灾,我们正在转移(群众)的时候,洪峰就来了。没有人员伤亡。”

“村里死了那么多人,他居然说没有人员伤亡?他连调查都不调查,就说零死亡。”村民高志恩说,王清飞的这句“没有人员伤亡”的说法,点起了很多大贤村村民的怒火,要求政府给个说法。

7月22日上午10点半左右,部分受灾村民及死者家属围住王清飞。从网络上的视频中可以看到,王清飞与几名妇女互相跪在一起。该视频后来被王清飞本人认定为真实。

大贤村有村民回忆说,当时很多村民大声地问王清飞,知不知道大贤村死了多少人。王清飞一直跪地,不停地点头,以安抚情绪激动的村民。

事后,王清飞向媒体解释,跪地原因是“安抚群众争取理解”。

一天后,邢台市长董晓宇公开道歉。7月23日晚,在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董晓宇“向全社会诚恳道歉”,董晓宇等现场7位邢台市领导现场鞠躬。

董晓宇称,这次七里河洪水教训十分深刻:对这次短时强降雨强度之大,来势之猛,预判不足;由于多年来未发生大的洪灾,各级干部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的应急能力不足;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及时、不准确。

“无论面对多么大的天灾,作为一级党委、政府,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感自责和内疚。”

董晓宇称,将根据审核情况,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市委、市纪委已启动责任追究程序,对这次抗洪中执行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

7月24日,经河北省委研究决定,对此次防汛抗洪抢险救灾中工作不力的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段小勇,邢台市经济开发区东汪镇党委书记张国伟,石家庄市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何占魁,井陉县副县长贾彦廷,作出停职检查决定,进行调查,分清责任,依法追责。

一天前,段小勇还出现在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

目前,邢台已经加大了防汛调研力度。邢台市水务局副局长张英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很多相关人员都在参与调度,在紧张的时候2个小时调度一次。“专家们都很少休息,到现在,我已经连续三天两夜没怎么休息了。”

7月25日下午,《中国新闻周刊》再次来到七里河大贤庙段,看到大量工程车辆正在开展清理工作。


妥协时,守住底线便能保存尊严

因各人底线不同,或者说,对世界的认知与自我的期许不同,故而对妥协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


日本天皇想退个休都难办

有几千年历史的天皇,如何适应现代社会?而对“万世一系”的天皇制习以为常的日本社会又是否要顺应时代,接受天皇制的改革呢?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