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蝇官负责淘汰落后产能 借此敛财258万入狱8年半

蝇官负责淘汰落后产能 借此敛财258万入狱8年半

原标题:一位科级干部的受贿清单——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黑洞调查

记者 朱峰 石家庄报道 

近年来,国家为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安排专项资金对企业给予奖励补助。个别公职人员与相关企业勾结,虚报淘汰落后产能数字,骗取巨额奖补资金进行分成。今年8月,石家庄市工信局运行处原副处长安晓桢犯玩忽职守罪和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半。记者调查发现,这一案例颇为典型:安晓桢虽然只是一名科级干部,但由于负责淘汰落后产能的具体经办工作,借此身份受贿金额达258万元,背后更涉及数千万元的国家奖补资金。

专家表示,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屡被骗取,究其根本,一方面是源于地方政府对淘汰落后产能漠视,缺乏动力疏于监管,另一方面源于奖补资金发放后的监督环节存在漏洞。

帮企业骗补借机敛财258万元

在“帮助”企业骗取巨额奖补资金后,安晓桢收到的好处费从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可谓大小通吃,背后更涉及数千万元的国家奖补资金。

石家庄市高邑县一家炼铁企业负责人证实,2012年企业接到通知,说300立方米以下的炼铁炉要淘汰。企业当时使用的是179立方米高炉,使用年限正好到了,本来正准备淘汰,于是准备按程序往上申报。但工信局工作人员说可以按300立方米的高炉报,这样有巨额奖补资金。

虚报的淘汰300立方米高炉申报材料,因为得到安晓桢等人“关照”,一路绿灯。2013年3月,高邑县这家企业得到了680万元的奖补资金。据安晓桢供述,奖补方案出来后,他希望企业以获得奖补资金的实际金额按比例给一些感谢费。时任高邑县工信局副局长的李焕军作为中间人,与企业负责人敲定按20%提成给安晓桢,也就是136万元。最后安晓桢表示6万的零头就不要了,要个整数130万就行。

资金到位后,李焕军带着企业工作人员一同来到石家庄市,分两次给安晓桢130万元。当时李焕军还告诉安晓桢说,这些钱包括给省工信厅相关人员的,一并感谢。但安晓桢把钱全部自己留下了。

记者梳理案情发现,在这一虚报事件中,安晓桢并非唯一的利益获取人。时任高邑县工信局局长的谷智飞和副局长李焕军也乘机向企业索要好处费,要求按总奖补金额30%的比例给。最后,企业不得不给了他们190万元,谷智飞分得100万元,李焕军分了90万元。

法院针对安晓桢案的判决书显示,2012年初,位于石家庄市井陉县的一家国企申报国家级淘汰落后产能专项奖补资金,安晓桢以打点上级机关领导为由向该企业提出需要5%-10%的好处费。最终这家企业获得3530万元奖补资金,企业分两次给安晓桢110万元。

井陉这家企业负责人证实,国家出台淘汰落后产能奖励政策后,公司就开会研究这项事情,准备把制革车间关闭,通过井陉县工信局、石家庄市工信局一级级往上申报,安晓桢到企业查看时,认为申报需要经费运作,得按照奖励资金提点。

安晓桢本人供述,井陉这家企业淘汰的产能体量很大,但有一部分是羊皮生产线,而国家政策是牛皮生产线,“我把这个情况向省里进行了反映,并多次与企业和省厅沟通,同时查询牛皮标张和羊皮标张的折算系数,最后省里把羊皮标张折算成牛皮标张。”

2013年初,这家企业顺利通过验收,奖补资金到达井陉县财政,但县财政迟迟不给企业兑现。企业负责人给安晓桢送去30万元,安晓桢给财政部门打电话协调,奖补资金终于落实到企业。资金到位后,这家企业负责人拿了100万元准备送给安晓桢,却临时起了贪念,自己留了20万,把另外80万给了安晓桢。

记者查阅案件资料发现,安晓桢案中,有三笔数目相对较小的受贿数额,分别来自三家中小企业。它们在申报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时,也需要给相关工作人员“打点”。

2012年,行唐县一家化工企业先后申报省级和市级落后产能淘汰计划,企业通过行唐县工信局一位副局长请求安晓桢在奖补资金方面给予照顾。随后这家企业得到市级奖补专项资金35万元,企业负责人送给安晓桢5万元,安晓桢自己留了3万,行唐县工信局那位副局长分得2万。

行唐县另一家化工企业“如法炮制”,在申报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时,通过行唐县工信局一位科长打招呼,请安晓桢给予关照。安晓桢在分配奖补资金过程中,向这家企业倾斜。后来企业出了5万元,安晓桢分得3万,那位科长分了2万。

另外,安晓桢在负责小企业关闭工作期间,石家庄井陉矿区两家企业对他在企业申报关闭小企业资金过程的支持表示感谢。安晓桢先后收受企业通过井陉矿区工信局一位副局长送来的好处费12万元。

监管缺乏有效配合互动

一位参与侦办安晓桢案的河北政法系统人士认为,申请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本要经过层层把关审核,县、市两级走了过场,而省级部门多通过书面材料来审核,更不容易发现问题,再往上到国家部委,派临时聘请的专家组复核,由于很多人不需要承担复核失实的后果,所以很难起到监管效果。

除安晓桢案外,全国各地近年来都查处了一批骗取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的案例。河南省工信厅产业处原处长姚中民在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中,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收受他人贿赂,导致涉案单位套取国家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4000余万元。兰州一家公司负责人伪造相关公文,违规申报获取国家淘汰落后产能财政奖补资金572万元,为使该申请能顺利通过,这家公司向甘肃省工信委某领导行贿80万元……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奖补资金的申报需经工信局等部门评审,并由财政、审计等部门核查发放。多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流程一般是:省里开会给市里布置相关工作,市里再给各县布置工作,由县一级工信局组织企业进行申报,县里审核后交由市工信局,市里审核后再往省里报。但实际上,部分环节并未得到有效把关。

企业首先虚报,而当地县、市级的工作人员在最初审核环节不认真核对。安晓桢承认,有些审核要求必须到现场,但并没有亲自去,有的到现场了也是走马观花看一下。“从工作时间安排和人员配备上也不具备对资料真实性进行审核的条件。”

在随后的部分环节中,一些复核检验过程也存在漏洞。据当时分管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石家庄市工信局一位副局长证实,工信局负责对企业申报材料真实性、申报要件是否齐全等进行审核,并对企业进行现场查验,运行处审核后交给局领导,“但实践中是否对申报企业都进行了现场查验我说不准。”虽然验收审核栏意见表中有石家庄工信局负责人的签名,但这位副局长表示签名是找别人代签的。

“淘汰落后产能项目经过县、市、省、国家四级验收审核以及国家审计署审计,均未发现造假问题,各级部门均有审核职责,却都未能发现问题,这说明不是安晓桢个人玩忽职守造成的。”安晓桢的辩护律师认为。

一位曾参与过某省淘汰落后产能审核的专家表示,许多落后产能是当地政府的重要税源,无论采取什么鼓励政策去淘汰,都是在拿地方政府的“钱袋子”,地方政府缺乏积极性,对奖补政策的落实就疏于研究和监管。

淘汰落后产能,是一项涉及发改、工信、能源、财政、审计等多个部门的工作,但实践中相关单位并未真正发挥好应有的作用。

“目前,各相关部门虽然都有监管职责,但缺乏有效配合互动,形不成合力,客观上造成工信局独家审核。”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说。

据记者了解,按照目前有关规定,现场验收的只是“落后产能实际淘汰情况”。实际上,奖补资金发放分申报、发放、发放后使用三个阶段。仅仅对申报材料进行评审,对淘汰情况现场验收,客观上对其他环节采取了放任的做法,必然留下监管上的漏洞。

完善全链条监管模式

多名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屡被骗取,究其根本,一方面是源于地方政府对淘汰落后产能漠视,缺乏动力疏于监管,另一方面源于奖补资金发放后的监督环节存在漏洞。要杜绝类似现象发生,建议从三个方面完善监管制度。

——应建立起责任明晰、相互制约、多方互动的监管机制。建议在明确政府督促、管理责任和企业主体责任的基础上,各级政府成立专门领导小组,吸纳相关部门和企业参与,共同担负起各环节的监管责任,堵住漏洞。

——对申报淘汰项目和奖补资金发放的评审和核查要更加严密,更加公开,彻底规范。建议采用分段评审,逐级核查的方式。从评审手段上,把公开听证、现场核实、媒体公开作为硬性规定,增加申报的透明度,保证评审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在资金使用核查方面,应规定县、市两级财政分别核查,杜绝截留、挪用现象,保证奖补资金“财”尽其用。

——相关单位应加强对职工廉洁从政教育。职能部门要把定期开展警示教育,预防职务犯罪作为经常性工作,常抓不懈,做到警钟长鸣。尤其在淘汰落后产能期间,要在适当机会邀请检察院、纪检委开展专题教育。检察院预防科要把奖补资金发放作为重大项目,跟踪预防,及时发现问题,提出建议,督促整改。


大国政治如何应对选举瑕疵

现在美国大选的结果开始出现了疑问,有三个州的选票可能被某国家黑客捣乱而需要重新计票。


\”老机关\”沙僧是如何有城府的

沙僧就这样在残酷的斗争中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像一名合格的“机关干部”,最终修成了正果,被封为金身罗汉。


我现在想着如何改变自己

回过头来看,一定要记住“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随时改变。

亚搏app

发表评论